四不像一尾主两码中特
文化網首頁|新聞|宣教|文化|文學|攝影|文明|多媒體|年鑒
歡迎您來到企業文化網!登錄|注冊
站群:
工會網 |電視新聞中心 |《鐵道建設》報 |農民工攝影比賽網 |文明網 |南京分公司 |電氣化公司 |裝飾公司 |工程材料公司 |城軌公司 |物資公司 |機電公司 |鋼結構公司 |五公司 |二公司 |一公司
更多
當前位置:文學 > 文藝評論 > 正文

《脊梁》紀實文學的美學賞析

發布日期:2013-05-29 來源:企業文化網
分享到:

文/房紅霞

刊物的靈魂就是刊物的主導思想,是區別于其它刊物的特質和品相。《脊梁》上線一年來,讀者朋友們也已經看到,我們的紀實欄目是刊物的核心部分,它以寫實的創作手法折射出我們的創作理念和審美追求,從這個意義上說,紀實欄目主導著本刊的靈魂。

上世紀文藝創作思潮大解放以來,以濃烈的社會色彩為其內容特征的紀實文學的異軍突起和日益興盛的勢頭,成為新時期文學發展中最令人矚目的現象之一。被稱為報告文學、報告小說、紀實小說、新聞體小說、口述實錄文學等繁多名目的紀實文學,雖然存在著文體分類上的某些混亂和定義上的不確定等理論缺陷,但是,它超過了某個題材領域的突破,某種藝術手法的運用,具有文體革新的真正自覺性,顯示了創作者在藝術思維現代化和文學現代化方面的探求和創造精神。四局《脊梁》的紀實文學欄目延續了這一創作思路,既立足于展現企業精神風采,也遵從“接受美學”理論思維,重視讀者審美需求,關注讀者的審美心理動向,以文學的形式介入和干預,傳遞共有的價值理念,作品呈現出以下美學特征:

一、現實環境的艱苦與精神世界的樂觀呈現出的二元對立與互補之美。建筑行業的艱苦,業外人看到的只是表象,真正體味和咀嚼這份艱難的是我們自己。這種苦難喳吧喳吧久了,竟然刺激出甘甜的味蕾。黃順江在《茫茫風沙敦煌路》中這樣描寫風沙,“一年一場風,從春刮到冬”,“一陣強風襲來,將我們的不銹鋼菜盤刮得滿院亂飛”。作者隨即筆鋒一轉,寫項目黨工委書記劉世鳴即興詩一首:茫茫戈壁走飛沙,地窩帳篷是我家。不懼荒涼苦和累,建好敦煌笑天下。講述紫外線的強烈時,作者是這樣描寫的:“下班后,脫掉帽子摘下墨鏡的敦煌鋪架人,除帽檐和墨鏡下露出一些本色外,整個面部的其他膚色全都是紅里透黑,不同膚色看起來層次分明,輪廓清晰,酷似一張張京劇臉譜。”白描的手法如“初發芙蓉”般自然天成,雖然是看似隨口而道,毫無加工,實則高度精煉,洗去了一切雜質,創作者通過細致入微的筆觸,以樸素形態展示給接受對象,讀起來生動詼諧,這份苦中尋樂的情趣成為我們紀實作品的主基調。楊繼綱、詹張和虎維東的《穿越金沙江河谷腹地》記錄一群青年技術員深入險峻的金沙江河谷探路的經歷,展現了他們誓將熱血青春奉獻企業的豪邁追求,正如他們自己寫的對仗句:君不怕趟河探路描新線,十道河灣百丈淵;君不怕跨河筑路繪山河,窮山惡嶺走泥丸。現實的險惡與精神的高蹈同時呈現在同一部作品中,字里行間傳遞著積極健康的樂觀情懷,流露出清朗明快的氣息,艱難不顯沉重,沉潛不留滯澀,激揚而不張揚。讀《脊梁》的紀實作品,感受到的是現實環境與精神世界放棄對立之后,相濟互補達到的那種更新更高的白賁之美。

二、傳記色彩與情感敘述在歷史縱深感中燭照企業發展脈絡。《脊梁》紀實作品中的故事,抑或是四局人經歷過的事,抑或是四局人正在發生的事,作品中的情節牽動著我們的心,震撼我們的靈魂,最容易讓我們產生共鳴,讀完之后久久感動受益!王根黎《記憶中的老處長》講述的是我局新線鐵路運輸管理處的第一任處長王添凱的二三事,“一盒火柴、下基層和卸硫磺”簡簡單單的幾個故事聯綴在一起,真實地再現了上一輩四局人勤儉辦企業的樸實作風,人物具有那一時代鮮明而強烈的共性色彩,發人深省,具有史詩般的催化效應。這樣的作品就是在立傳,為四局一大批這樣的老前輩立傳,為企業的發展史立傳。魏開世《漸行漸遠的那些苦事》,故事的大背景是京九鐵路贛粵邊境深山溝里的黃沙尾特大橋工地。講述一群剛參加鐵路建設的楞頭青,大雨中向工地運送急需物資,“一個小伙子扛的乙炔罐眼看就要到橋頭了,可腳下一滑,摔了一跤,罐子滾回了山腳下的出發點”。還講述了連續下雨半個月,車進不去,他們天天吃咸菜,后來天晴了,領導把他們帶到山外狠狠地犒賞了一回,六個小伙子把兩大盤紅燒肉吃了個底朝天的故事。李茂《人生境界不等閑》記敘了五公司蘭新二線鐵路建設者們從安攤進點到全面打開工作局面的真實事件,抒發了建設者艱苦奮斗的豪情和激昂的戰斗精神,他們不等閑的人生境界產生出催人奮進的力量。顯而易見,我們《脊梁》的紀實作品共有的一大特點,就是展示了我們四局人生活的原生態,而且許多的故事都發生在企業建設史上的重大工程和宏大背景之中,讓讀者清晰地了解了企業的發展脈絡,展現出磅礴的史詩之美。

三、共有經歷與斑斕個體在現實世界的砥勵碰撞中煥發出人性璀璨之光。四局人是一群什么樣的人?我們追求的生活真諦是什么?更多的人該怎樣去對待生活?在我們的紀實作品里,四局人可以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徐曉東、許乃見的《他們隨著工地“漂”》運用平鋪直敘的語言,讓一個個人物依次出場,勾勒出工地上行色各異的眾生之相,但是,他們既是個像也屬于群像,因為他們無一例外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征——“漂”,作者直白地敘述看似“言不盡意”,實則“言有盡而意無窮”,作品結尾戛然而止則是“無言之美”,空白留給讀者,讓我們去體會四局人的載荷和韌勁。殷獻勇《工地上的“兩頭忙”》刻畫的是我局海外安哥拉項目工地上的一位既踏實肯干又聰明靈活、既有高度責任感又具有大局意識的農民工兄弟形象,人物可以說是呼之欲出,這個形象正是我們千千萬萬個農民工兄弟的縮影,讀者欣賞到的是這個群體的共有可貴品質。君山的《芒寬四月滿眼春》以飽含深情的筆觸,優美婉轉的語境,再現了建設者們在云南六曼公路工地激情奮斗的青春歲月,作品中敢頂河橋鉆孔樁施工的艱難場面,征服芒果河之戰的激烈,積蓄力量突擊下擋墻的堅守,芒黑河施工中那些動人的身影,那里的一切人和事,作者無法忘懷,同樣讀者閱讀后也銘刻于心。作者通過對人物“知、情、意、行”的細膩刻畫展示人性的真善美,使形象更加立體豐滿,他們既具有鮮明的個性,更具有四局建設者的共性,人物形象身上閃耀著的奉獻、堅韌、睿智等品質之光,促進了自我主體(讀者)與對象主體(作品)雙主體間性互動,有助于實現了人性之輝本質力量的對象化。

如果說文如其人,那么刊如其人,也恰如其分,我們的期刊我們的欄目就如我們“四局人”。因為它展示了四局人共有的精神世界,傳遞了我們共有的價值取向,堅持了現實主義的文藝創作導向,散發著四局文化的特色品質。當然,我們的《脊梁》才剛剛起步,我們的創作手法還很稚嫩,我們的創作風格還有待磨礪,但是,我們有勇氣和激情。淺則淺些,又何妨呢,只要是清新的,一樣讓人賞心悅目!借年末歲尾之機,對一年來的紀實作品淺析一二,以期新的一年我們的創作成果再勝一籌。

文章錄入:luhui      責任編輯:房紅霞
姚李論壇

皖公網安備 34011102000143號

四不像一尾主两码中特 扑克牌比大小稳赢 庆时时彩下载版 pk10分析号码走势图 江苏时时计划软件破解版 新版188比分直播 金牛娱乐官网官方网站 全民玩麻将辅助器 登录北京时时开奖结果 吉林省吉林11选5开价结果 一分的诈金花游戏 安装幸运飞艇黑马计划软件 河北时时现场开奖 1捕鱼大亨 宁夏11选五投注平台 5分彩计划软件app 中国人在国外赚钱后要在国内交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