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不像一尾主两码中特
文化網首頁|新聞|宣教|文化|文學|攝影|文明|多媒體|年鑒
歡迎您來到企業文化網!登錄|注冊
站群:
工會網 |電視新聞中心 |《鐵道建設》報 |農民工攝影比賽網 |文明網 |南京分公司 |電氣化公司 |裝飾公司 |工程材料公司 |城軌公司 |物資公司 |機電公司 |鋼結構公司 |五公司 |二公司 |一公司
更多
當前位置:文學 > 小說 > 正文

如果你遇見一條叫旺仔的狗

發布日期:2013-08-25 來源:企業文化網
分享到:

徐子有恐狗癥,這點是我們周圍所有人都知道的。比男同有恐女癥更嚴重的是他不能靠近狗,一靠近狗就哆嗦。我們都笑他沒出息,一看見狗就變孫子,大老遠就繞道走。

可就這么個孫子他竟然加入了流浪狗收容協會,見人就一根煙一杯水的當上了副會長。天天在網轉發布各種微博來尋求好心人收留流浪狗。什么“狗狗是人類最好的盆友”“義犬跳入冰水為救主”“某狗守護主人墳墓8年如一日”......

每次有人打來電話他就宣揚養狗的各種好處,就好像只要養條狗在家就能抗震抗癌防輻射,一口氣上八樓都不費勁似的,恨不得把狗皮都給吹破了。每當他這么跟人巴拉巴拉的時候,我和陳東就跟看邪教徒似的看著他。因此陳東認為他肯定參加過傳銷組織,沒次我們月末沒錢買余糧時他都會為要不要報案拿獎勵而苦惱。而之所以沒報案并不是以為他良心發現而是我倆討論半天發現那慫孫子就算參加了傳銷組織估計混個小頭目都夠嗆,這么考慮的話估計有沒有獎勵都不一定,于是作罷。

雖然他每次在人家咨詢的時候都激動的唾沫橫飛,但糾結的是每當有人決定要領養時他立馬就翻臉,對對方各種質問并為狗狗索要各種保證。就好像人家不是來領養狗而是來搶她閨女似的。因而多數人都會被他這種潑婦行徑嚇跑。

我和陳東一度很不明白他為什么要這樣做。有一次終于有個人沒被他嚇跑并約定第二天來領狗,于是這孫子就以慶祝為借口拉著陳東跑到我家來蹭飯。酒足飯飽后陳東問他為什么每次人家決定領養的時候他都那副德行。他沉默了一會說,其實我也養過一條狗。

此話一出震驚四座。我和陳東就跟看外星人似的看著他,陳東說,你開什么玩笑?你曾經養過狗?你怎么不說薩達姆曾經是奧巴馬的小情人呢。

徐子從桌子下面摸了瓶啤酒用牙咬開后喝了一口才接著說到,是啊,我以前養過一條狗。那時候我還在念大學。有一次深夜里從網吧回寢室,路過學校的小樹林時一團黑影突然竄出來,嚇了我一跳。昏黃暗沉的路燈下看上去瘦瘦小小的一團,又沒聲沒息的,我開始還以為是只貓呢,走進了才發現是一直小狗。我沒管它,路過它繼續走。走著走著我發現它還在我身后,我往前走,它也跟著走。我還在琢磨著什么時候我的魅力這么大了,狗都被迷倒了的時候,它沖著我手里的肉串叫喚了兩聲。我瞬間明白了。

我扔了一串給它,它停下來吃了。然后又跟了上來。我又扔了一串給它,走了幾步發現它還是在我后面。我就瞎想著我這遇見的該不會是小狼吧?這附近可沒有草垛子讓我躲啊,它咬我怎么辦。

我停下來把肉串都扔給它,等它吃完了,拍拍手示意我這回真的沒有了。然后再不管它,一邊玩手機一邊往宿舍走。等我進了宿舍樓正在上樓時我才注意到它竟然跟上來了。我估計這狗可能是學校里的某個女生養的,如果我收留它指不定還能勾搭到一個妹子,于是就把它帶回了寢室。

第二天醒來后想想收留它的期間也不能狗啊狗啊地叫它,在排除了大黃、小黑和翠花之類的俗名后我決定叫它旺仔。

我說你記住啊,你主人沒來領你之前你就叫旺仔。它傲嬌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大搖大擺地銜了我的一只鞋子到墻角玩去了。

它每天跟著我,我上課的時候它在我桌底下趴著,我打球的時候它圍著籃球場跑圈。我和女朋友在小樹林約會它就在外圍把風,我失戀時它不吭聲地蹲在我旁邊。我覺得特感動,躺在地上張開雙臂準備給它一個擁抱,它瞅著我吭哧了一聲,從我臉上踏了過去。

就這樣一直到畢業都沒能等到它原來的主人。畢業了打算回家找工作,遙遠的路途帶一只狗實在不方便。于是和一個本地的同學商量把旺仔送給他養。

回家前幾天我把旺仔帶到同學家,然后偷偷溜走了。第二天同學給我打電話說旺仔跑了。我一聽急了準備出去找,打開門發現它就趴在門口。它看見我打開門一下子就撲到了我身上,平時的傲嬌一點也找不到了。

我猶豫了,想著要不把它帶回家吧。直到同學的電話再次打來問我找到沒,我下意思的說找到了,一會給你送過去。話都說出去了也不好改口,于是我帶著旺仔再次來到同學家,它始終緊跟著我。臨走的時候我走一步它跟一步,我停下來對它說,旺仔啊,我要走了,不方便帶著你你留在這里好不好。

它圍著我不停地轉圈,不肯留下。

我有點著急,于是加重語氣說,回去,聽見沒。

它把頭偏向一邊仍是不肯。

同學過來抱住它,我趁著這個機會趕緊往外跑。我跑到他家樓下時還能聽見旺仔的叫聲。

我怕自己心軟,于是收拾了東西當天晚上就坐車回了家。回到家后我也沒敢給同學打電話問旺仔的情況。半個月后由于要返校辦一項證明,于是順道去了同學家。

可是到他家后我卻沒看見旺仔,我問他旺仔呢?他支支吾吾半天才說不知道。我急了,我說我把狗交到你手里,你現在說你不知道它在哪,你開什么玩笑。

他說,這也不能怪我,你走后喂它什么它都不吃,沒幾天就瘦了一圈。后來趁著我開門的時候跑出去了,我追它結果沒追上。

我說,那你怎么不和我說啊?他說,你都回家了,說了有什么用。

我有點懵了,我回到學校想看看能不能找到它。我到宿舍樓下問宿管有沒有看見旺仔。她說,前幾天還看見呢,這兩天就沒有看見了。你怎么沒把它帶回家啊?我看它瘦的都不成樣了,腿一瘸一拐的。

我張張口卻再說不出話。我感覺嗓子里好像堵了什么東西在里面,卡的我難受極了。我在學校里一圈一圈地找,我喊,旺仔你出來啊,我們回家吧。我喊到嗓子疼,卻再也沒有一團黑色的影子撲過來。

后來呢?我問徐子。他喝完最后一口,把瓶子一扔說,哪有什么后來。再也沒有后來了。說著又從桌地下摸了一瓶酒。

他一直喝,直到喝的迷迷糊糊的。我聽見他斷斷續續地說,他媽的要是沒有后來就好了......后來......后來啊死了啊。話還沒說完眼圈就紅了。

我和陳東都沉默了。

每個人都會為他所做的選擇得到或失去什么,沒有經歷過的人或許無法理解這種感覺。由起點出發,翻過高山,游過流水。清晨的露珠沾染上發梢,在陽光下晶瑩閃耀。你選擇錯了一條路,于是還沒抵達終點時黃昏的余輝便籠罩在你身上。

你不能感同身受是因為你的生命里還沒有出現那條叫旺仔的狗。

如果,你曾遇見那條叫旺仔的狗。(李悅)

文章錄入:李悅      責任編輯:李悅
姚李論壇

皖公網安備 34011102000143號

四不像一尾主两码中特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麻将技巧视频教学 红马计划软件手机版 pk10每天赚百分之5 微电影网站点播赚钱 足球大小球什么意思 22选5大星走势图带连线 60年代法师学什么专业赚钱 重庆时时彩平台 免费装修从哪赚钱 香港皇家科技pk10软件 金尊国际时时彩平台 ag平台注册 去日本厨师赚钱吗 比分网网球 福建快三当天当期开奖